公告版位
住在義大利的台北女孩

目前分類:跩跩跩文 (3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光陽.JPG 
    我和小伊在聊天時,雖然我們不是多麼老大的人,可是常常會講「從前的日子比較好」。「從前」,意謂著今天以前我們所失去的日子,「往昔」、「昔比」、「過往」、「過去」、「以往」,這些字眼,我都特別喜歡。只要我回想從前,便會看到回憶像投影片一樣,一幕幕在我眼前、耳畔溜過,但可惜我用手卻抓不住。今天當我溫習從前時,我想到年輕的爸媽,和年幼的我與妹妹。我們從前是多麼期待每天爸媽從工作回來踏進家門的那片刻啊!我彷彿還聽的見,這段聲音,好似具魔力一般,不停在我耳邊迴盪呢!

    弟弟還沒有出生以前,爸爸媽媽還沒自己開公司,他們當時都在各自的公司過著上班族的生活,所以一人需要一台代步的交通工具,摩托車。爸爸有一台偉士牌,媽媽有一台光陽五十,我不太記得爸爸媽媽早晨的樣子,因為我和妹妹總是起得晚,奶奶喚醒我們時,爸媽早已出門了。每天爺爺或奶奶將我從幼稚園接回家時,我有好多事得做,必須先吃個午飯、睡個午覺,醒來以後還要自己想辦家家酒的主題。我最喜歡擔任雜貨店老闆娘的角色,妹妹責無旁貸的是客人,下午對於兒童來說真是漫長,可是眼尖的我只要一見到奶奶踏入廚房,便知道她要準備晚餐了,因為爸媽就快要回來了。
    
廚房會傳出「嘩啦嘩啦」的洗米洗菜聲音,還有「嘟嘟嘟」菜刀在菜板上剁著肉末的聲音,「嗤剎」青菜下炒鍋的聲音,當然不缺爺爺和奶奶小拌嘴的聲音。這時我和妹妹會玩起「看誰先聽到爸爸媽媽回來」的遊戲。這個遊戲的玩法是必須先收拾起所有雜貨攤的玩具,慢慢的趴在客廳的地板上,仔細聆聽屋外的聲音。我們的小臉貼在客廳的地板上,感覺冰冰涼涼的,此時的世界,從三度空間突然變成平面,十分的有趣。我們看的到磁磚隙縫中,可能有今天吃餅乾時不小心掉落的小屑渣,有時也可能也小螞蟻爬過來將小屑渣扛走。
   
哎呀!可別看的出神了。我提醒妹妹要趕快回神,聽屋外的聲音,於是我們收起視覺回到聽覺。我覺得自己好像電視劇裡的古人一樣,趴在地上聽著馬蹄聲,只是我們聽的是呼銷而過的汽機車聲。這輛過去,不是;那輛過去,也不是。此時「等待」於我們一點也不無聊,因為我們的耳朵好忙啊!
    
突然間,一個清脆的引擎聲「恰呾恰呾」的在門口停車。

    「是媽媽。」我興奮的說,媽媽的光陽小五十發出的聲音,就像媽媽說話的聲音一樣,尖尖細細的。
   
「是嗎?」妹妹不太肯定的說。
    
我其實也不敢下定論,因為我們也要猜錯的時候,有時候會不巧是鄰居。所以我們兩個都起身,緊張的盯著大門,答案要在媽媽用鑰匙開門的那瞬間才能揭曉。

     「是媽媽沒錯。」這次我篤定的說,因為我先聽到媽媽將手伸到包包裡掏鑰匙的聲音。接著媽媽打開了大門,我和妹妹高興的衝過去迎接她,我們會撲到她的懷裡,因為媽媽好漂亮,長長直直的頭髮,很像電影明星。媽媽不搽香水,可是身上總是香香的。媽媽細長的手指摸我們的臉時,有涼爽的感覺,從她的指尖會聞到皮革的味道,因為媽媽為了保護她的肌膚,騎車時總會帶著手套。

    然後要不了多久,「轟搭轟搭」的引擎聲也在門口響起,是爸爸的偉士牌,低沉厚重的聲音,就好像爸爸說話的聲音一樣。此時我和妹妹更興奮了,簡直就像兩個小瘋子一樣衝去迎接爸爸,因為爸爸很強壯,還會將我們抱起來。爸爸又高又瘦,頭髮有點長,打扮的就像搖滾歌手一樣帥氣。爸爸的夾克有香煙的味道,爸爸不戴手套,因為他是男生。

    全家好不容易到齊了,今天的遊戲也告一段落了,我們才驚覺自己的肚子有多餓,幸好熱騰騰的飯菜都已上桌。所以大家便高高興興的開飯了,這個遊戲真有趣,天天玩都不會膩,因為看到爸爸媽媽回家,是每天最令我期待的事。
   
「從前的日子」好像比較好,好像過的比較慢,好像比較暖和。我伸手一抓,「從前」又離我遠去了,我不禁悵然。

趙默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5) 人氣()

 

        又到了手冰腳冰的時節,在義大利是沒有什麼宵夜的,因為這裡晚飯吃的晚,肚子填的飽飽的接著很快就到了睡覺的時間。但是像今天這樣,天氣一冷,我就會想起我家的宵夜時間。宵夜,吃些什麼呢?我想,在我家,吃的除了是一些晚上的點心外,還有吃的是一個溫暖的氣氛。

      我家的宵夜之王,非芝麻湯圓莫屬。爺爺過了八十歲,就毅然決然的戒掉他六十年以來的老菸癮。自從食指和中指間沒了那捲菸,一向飲食節制的爺爺胃口便大了起來,爺爺是個愛吃甜食的人,據說他那一口假牙,都歸功於年輕時吃下肚的糕餅啦、糖果一類的。其中他的心中至愛,我想應該是冬天裡一碗熱騰軟糊的芝麻湯圓。每當近午夜時分,家中人人都鬧嘴饞,爺爺便會開先鋒,吆喝著全家吃芝麻湯圓。一時之間,小孩子們如我和弟弟妹妹,都會不約而同的從房間裡探頭出來,琢磨著該吃幾個好。在客廳看著午夜新聞的爸媽也會興高采烈的加入。奶奶是家裡巴不得我們乖乖的把食物往嘴裡送的人,一聽得咱們喊要吃,早就起了鍋滾水,準備煮湯圓。

      瓦斯爐上的大鍋足以供應我們一家七口的口腹之慾,它的肚子裡現在盡責的呈滿了熱水,肚底下燒著大火,水面的氣泡開了又破,破了又開,似乎爭先恐後的在等著湯圓下鍋。可是奶奶得先問好了每個人要吃的份量,可別過剩或不足。這是個傷透我們腦筋的大難題,湯圓外層的糯米嘛,吃多了胃撐,待會兒難睡;但是裡頭香甜的黑芝麻餡卻又總是令我們意猶未盡。

    「給我來五個吧!」爺爺說。

      是了,四個嫌少,五個嫌多,於是我們紛紛下了最後總結,每人五個湯圓。

      解決了數量問題,奶奶總算可以開始煮湯圓了。ㄧ顆顆冷凍的湯圓,一下到鍋裡,便都活絡了起來,一上一下的在熱氣蒸騰的激流裡翻動著。雖然掌廚的是奶奶,可是爺爺總會在旁指指點點這煮湯圓的學問。湯圓甫下鍋時,雖是沉到鍋底,但當它們快熟時,則會慢慢地浮上來,而湯圓外面的糯米粉則會將滾水染成了一鍋白湯,此時可不忙撈起。得先下一碗白水,就是沒煮開的冷水,再用大火煮開一次,如此即便是糯米,也可以煮得軟熟卻不爛。這樣的一番話,即使我們都滾瓜爛熟了,爺爺總不忘叮囑著。

    「來吃囉!」這時吆喝的卻是我,因為我早就在一旁等不及啦!

    七個瓷碗在桌邊一字排開,湯匙疊在一起。每個碗中各躺著五顆渾圓白淨的胖子,好看極了。我端起我的碗,瞬時眼中了無旁人。一湯匙下去,剛好裝著一顆湯圓,我輕輕在皮上咬了ㄧ小口,為湯圓開了個口,好細看黑芝麻餡慢動作流洩出。此時第二口便不客氣了,張口便吃了個滿嘴黑芝麻香。嗯!果真,這湯圓總不叫我失望。但這時先別忙說話,雖然湯圓好吃可是熱著呢!可別叫燙著了舌頭。我邊吃,邊會偷看大家吃的如何,果不其然弟弟妹妹也在偷偷打量著我,誰都不想先吃完,都想留著最後一口好叫旁人羨慕。

    終於大家都咂巴著嘴,拍著肚皮,碗底朝天,連湯圓旁的湯也被喝得ㄧ滴也不剩。此刻大家齒頰仍留著香,眼皮卻開始沉重,該是上床睡覺的時候了。七隻夜貓依依不捨的拖著腳步走向房間,溫軟的床被等著我們,多虧了湯圓,身體已經先暖好了。

    在異鄉的我,逢到對中國料理有興趣的外國朋友,總不忘介紹一下這道點心,可是很難描述的詳盡,因為這不只是一道暖脾胃的甜點,也是一道暖和心裡的甜點。對於我的解釋,何謂糯米,何謂芝麻餡,朋友不太能了解,只好對他抱歉的笑一笑,我自個兒留在心底回味了。

 

趙默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      夏末秋初的這幾天,上午明明還挺晴朗,一過了午後,藍色的天空就會突然像打翻了墨汁一般,變得烏漆嘛黑。我便知道,得趕忙收拾起工作,趁著雨滴還沒落下之前,開車回家。

    大雨總是剛剛好在我前腳剛踏進家門,後腳還沒抬起,便嘩啦的從天而降。大雨下得酣暢痛快,彷彿洗滌了我一整天的疲憊,我聽著雨點打在玻璃窗上,錯落有致的節奏,覺得格外的好聽。大雨和我很合作,並未淋溼我半點,可是我探頭看向窗外,還在趕路的行人,真有點替他們擔心。

    隨著大雨倏忽而來的,是不時將天空劈成兩半的閃電。寂靜的閃電,像一把鞭子,將黑鴉鴉的天空抽的光亮,我待在屋內,一點也不用害怕,於是越發看的癡了。然而,卻是閃電後怒吼的雷聲,「砰啪」大作,竟將我靠在玻璃窗上的臉震得發麻,我驚得趕忙離開幾吋,不自覺將小時後的習慣給用上,兩手緊緊捂住耳朵。小伊的爸爸哈哈大笑,因為我是個大人了,該知道雷聲雖大,卻不危險。我有點羞赧,因為害怕雷聲是來自小時候一個甜蜜的習慣,我笑著想到遠在台北的、可愛的家,每個打雷的午後。

    如果下課後,奶奶來學校接我,那是因為我出門前忘了帶把小雨傘。我穿著像海軍的小學制服,背著書包,戴著帽子,跟小同學們道別,牽著奶奶的手,踩著溼漉漉的馬路走回家。這段路可不悠閒,因為我們都不想淋溼衣服,我們一人一把傘,馬不停蹄的趕著路,因為雨天總是將歸途變得漫長。我微微抬起頭,再偏一點點,錯過雨傘,就可以看到奶奶的臉,奶奶個子不高,有點圓潤的臉龐加上捲捲的頭髮,真是可愛。

    爺爺笑呵呵的在家等著我們好接過雨傘。妹妹年紀還小,坐在客廳的地板上玩,雨還是不留情的下著,方才急急趕路,顧不得什麼,現在進了屋回了神,卻聽得雷聲一陣接著一陣用力的敲打著我家的大門。漆成油綠綠的大門,是鐵做的,經雷聲一打,這還了得,震天一般的響起來,「砰啪、砰啪」甚是恐怖。我原本不覺得有什麼,聽著聽著卻突然變得害怕起來,連忙呼叫奶奶。奶奶原本在廚房預備著什麼,聽見我的呼喊趕忙回到了客廳,我和妹妹ㄧ人ㄧ邊搶搭著奶奶的胳膊,兩個編著辮子的腦袋爭著竄入奶奶的懷裡,奶奶和我們一起坐下來在客廳的地板上,叫我們好好聽著雷聲,然後問我們:是不是好孩子呀?是的話就沒什麼好怕的,打雷的雷公不打好孩子。我們心裡一面回想自己最近有沒有淘氣,一面不太肯定的告訴奶奶:是吧!我們是好孩子。

    是呀!好孩子是不用擔心打雷的,奶奶這麼說著。

   「來吧!快來喝綠豆湯。」原來之前爺爺和奶奶在廚房忙忽半天,是在給我們添冰冰涼涼的綠豆湯呢!雖然已是入秋,下了雨卻不見涼爽,反添了股濕熱。冰鎮過的綠豆湯,乘在白色的瓷碗裡,冰涼的水氣冒成小水珠,ㄧ顆顆攀在碗沿,惹得我嘴饞,忙不迭接過湯匙和碗,祖孫四人在餐桌邊,一口接著一口喝將起來。煨的軟爛的綠豆,像粉一般在舌尖化開,這是奶奶起了個早,在爐邊熬了許久的愛心,真是好滋味。有著爺爺奶奶的陪伴,加上綠豆湯,雷聲雖然大作,卻彷彿變得親切起來。我和妹妹都是好孩子,有什麼好擔心呢?然後我們就會嘻嘻哈哈的笑起來。

    又一記響雷,將我從記憶拉回來。在義大利的南部,我住的地方,和台灣的氣候很相似,秋天時總免不了午後雷陣雨。雖然仍是一樣的雨聲雷聲,可是我總是覺得少了些什麼,也或許多了些什麼。少的是故鄉的味道,和家人的環繞,多的卻是聰明事故和幾許傷心煩惱,可是每當打雷的時候,我還是禁不住想要捂住耳朵,好懷念那段可以窩在奶奶懷裡的時光。

    是好孩子,就不用害怕喔!

 

趙默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