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到了手冰腳冰的時節,在義大利是沒有什麼宵夜的,因為這裡晚飯吃的晚,肚子填的飽飽的接著很快就到了睡覺的時間。但是像今天這樣,天氣一冷,我就會想起我家的宵夜時間。宵夜,吃些什麼呢?我想,在我家,吃的除了是一些晚上的點心外,還有吃的是一個溫暖的氣氛。

      我家的宵夜之王,非芝麻湯圓莫屬。爺爺過了八十歲,就毅然決然的戒掉他六十年以來的老菸癮。自從食指和中指間沒了那捲菸,一向飲食節制的爺爺胃口便大了起來,爺爺是個愛吃甜食的人,據說他那一口假牙,都歸功於年輕時吃下肚的糕餅啦、糖果一類的。其中他的心中至愛,我想應該是冬天裡一碗熱騰軟糊的芝麻湯圓。每當近午夜時分,家中人人都鬧嘴饞,爺爺便會開先鋒,吆喝著全家吃芝麻湯圓。一時之間,小孩子們如我和弟弟妹妹,都會不約而同的從房間裡探頭出來,琢磨著該吃幾個好。在客廳看著午夜新聞的爸媽也會興高采烈的加入。奶奶是家裡巴不得我們乖乖的把食物往嘴裡送的人,一聽得咱們喊要吃,早就起了鍋滾水,準備煮湯圓。

      瓦斯爐上的大鍋足以供應我們一家七口的口腹之慾,它的肚子裡現在盡責的呈滿了熱水,肚底下燒著大火,水面的氣泡開了又破,破了又開,似乎爭先恐後的在等著湯圓下鍋。可是奶奶得先問好了每個人要吃的份量,可別過剩或不足。這是個傷透我們腦筋的大難題,湯圓外層的糯米嘛,吃多了胃撐,待會兒難睡;但是裡頭香甜的黑芝麻餡卻又總是令我們意猶未盡。

    「給我來五個吧!」爺爺說。

      是了,四個嫌少,五個嫌多,於是我們紛紛下了最後總結,每人五個湯圓。

      解決了數量問題,奶奶總算可以開始煮湯圓了。ㄧ顆顆冷凍的湯圓,一下到鍋裡,便都活絡了起來,一上一下的在熱氣蒸騰的激流裡翻動著。雖然掌廚的是奶奶,可是爺爺總會在旁指指點點這煮湯圓的學問。湯圓甫下鍋時,雖是沉到鍋底,但當它們快熟時,則會慢慢地浮上來,而湯圓外面的糯米粉則會將滾水染成了一鍋白湯,此時可不忙撈起。得先下一碗白水,就是沒煮開的冷水,再用大火煮開一次,如此即便是糯米,也可以煮得軟熟卻不爛。這樣的一番話,即使我們都滾瓜爛熟了,爺爺總不忘叮囑著。

    「來吃囉!」這時吆喝的卻是我,因為我早就在一旁等不及啦!

    七個瓷碗在桌邊一字排開,湯匙疊在一起。每個碗中各躺著五顆渾圓白淨的胖子,好看極了。我端起我的碗,瞬時眼中了無旁人。一湯匙下去,剛好裝著一顆湯圓,我輕輕在皮上咬了ㄧ小口,為湯圓開了個口,好細看黑芝麻餡慢動作流洩出。此時第二口便不客氣了,張口便吃了個滿嘴黑芝麻香。嗯!果真,這湯圓總不叫我失望。但這時先別忙說話,雖然湯圓好吃可是熱著呢!可別叫燙著了舌頭。我邊吃,邊會偷看大家吃的如何,果不其然弟弟妹妹也在偷偷打量著我,誰都不想先吃完,都想留著最後一口好叫旁人羨慕。

    終於大家都咂巴著嘴,拍著肚皮,碗底朝天,連湯圓旁的湯也被喝得ㄧ滴也不剩。此刻大家齒頰仍留著香,眼皮卻開始沉重,該是上床睡覺的時候了。七隻夜貓依依不捨的拖著腳步走向房間,溫軟的床被等著我們,多虧了湯圓,身體已經先暖好了。

    在異鄉的我,逢到對中國料理有興趣的外國朋友,總不忘介紹一下這道點心,可是很難描述的詳盡,因為這不只是一道暖脾胃的甜點,也是一道暖和心裡的甜點。對於我的解釋,何謂糯米,何謂芝麻餡,朋友不太能了解,只好對他抱歉的笑一笑,我自個兒留在心底回味了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默默爬格子 Monique's Blog

趙默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